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ptt-第六百七五節:藝術(五)分享

Home / 科幻小說 / 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ptt-第六百七五節:藝術(五)分享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你在畏惧什么?
杰森疑惑的转身,正好看到一个少女。
不,并不能说是少女,因为这只是取景器对核心的自我欺骗,在切换的红外视觉里,这个少女以无机的冰冷面对着杰森的侦测,她的视线随着她的扭头而落到了杰森的身上。
从来没有畏惧过什么的杰森,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作畏惧。
不,这不应该,我是人工核心AI!
随着杰森打开了机械心智,畏惧不见了,从手腕内部拉出数据线,将它塞进索斯塔克三号在后颈处的数据插槽上,杰森第一时间感觉到了索斯塔克三号的数据库正在崩溃。
第一时间刷新索斯塔克三号的防火墙,开始重新复写数据库。
索斯塔克三号已经在异变的边缘,他抓住了杰森的手腕。
“SSTK—EUSA—2094719KK……我的坐标……毁灭我……”索斯塔克三号地取景眼珠已经开始无意识的颤抖。
在发现没有用的情况下,杰森扯开了三号的头皮,左手手指变成钉刺钉入强制插入口,索斯塔克三号头顶的数据库硬盘被弹出。
一把将硬盘拿到手里,杰森拉开了自己的胸前人工肋骨板,连同衣物与人造皮肤一道被扯碎。
一个自爆机构已经在最后的五秒倒计时。
“你还有四秒,夫人。”杰森以最冰冷的机器音说道。
少女冰冷脸上出现了笑容,索斯塔克三号的颤抖渐渐停止了,将自爆倒计时停在最后零点七二秒的杰森看了一眼手里数据库硬盘上的接线,上面的腐化已经不见了。
“大毁灭时代的智能机械真是疯狂啊。”她微笑着摆了摆手,那位解说者转身离开,杰森注意到他已经被控制,强忍着拔枪打死他的冲动,杰森注视着眼前的少女:“夫人,您对我的腐化并没有用,是不是很惊讶。”
索斯塔克接过杰森手里的数据库,他将自己的数据库塞回了脑袋,然后将皮套重新套回了他的脑袋上。
人造皮肤开始自我维护。
“并不惊讶,毕竟我认识张先生,也预见过他的终点。”少女说到这里,露出了笑容,她嘴里的尖牙让杰森的零点七二秒又往前推了零点二五秒。
“……你已经扭曲了。”杰森将手按在了枪套上。
“是啊,其实我从很早以前就扭曲了,我只是没有想过,促成这件事情的我,会因为马林走上我为他准备好的道路而出现这种不可期的扭曲进度,也许我们脚下的这颗行星并不认同我的所作所为……”说到这里,少女微笑地看着杰森:“人工造物啊,你想听一个非常漫长的故事吗。”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说不呢,说吧,夫人。”杰森最终选择撕开他的上衣,人造皮肤正在修复它自己,杰森从他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件原本用来换洗的上衣套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请不要再对索斯塔克三号发动攻击了。”
“我只不过是激发了一个生命意识最深处的恐惧,你的这个朋友似乎非常畏惧扭曲与畸变……”说到这里,这位少女看向索斯塔克三号:“孩子,你自己应该明白,你是注定会畸变的,你的同伴们都是这样死的,你相信你自己也会死于畸变,对吧。”
“夫人,畏惧是心灵的毒药,而我这样的无心之人,本不应该变成这副模样。”索斯塔克三号这个时候已经打开了机械心智,杰森共享的防火墙也有不错的效果,但是他也明白,如果自己内心畏惧着,那么再好的防火墙与再死板的机械心智都会崩溃。
“是啊,畏惧是心灵的毒药,马林也这么说过,虽然他不知道我曾经听他这么说过。”
少女微笑着,礼拜堂的长椅们长上了腿,它们有些来到杰森与索斯塔克三号的身后,有些来到了这位少女的身后,它们扭曲成全新的椅子等待着客人与主人的入座。
杰森最终决定站着:“谢谢你,夫人。”
索斯塔克三号也没有坐下,但是在杰森的示意下,他有些委屈地坐了下来。
“你们应该知道大毁灭之前的时代,而我……其实我也知道。”少女说到这里,礼拜堂不见了,以海为席,以空为幕,夜色下的死寂世界里,杰森看着眼前的少女……不,并不是少女。
是一位非常危险的畸变……神明。
因为畸变,所以非常危险,但是她依然是神明,换成邪神……邪神不可能是这样的环境,而且她在泰南人的地盘上,如果她真的是邪神,泰南人不会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杰森对眼前这个坐在那轮新月上的女性献上了一点点的敬意:“夫人,自从这个世界被混沌入侵之后,已经有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所以您说得我可以相信,毕竟您这样曾经从来没能出现过的神明都出现了。”
“是啊,不知不觉间,科学已经没有用了……”少女说到这里,笑着有些自嘲:“我与马林的幼年就活在一个科学还没能死去的世界里,那里没有什么混沌,也没有任何畸变,更没有什么外位面的异种,我们情同手足……直到命运将我们分开。”
“……恕我直言,夫人,您就是命运。”杰森已经通过神系数据库辨识出了这位夫人的真实身份,这让他非常忧虑——连命运这样不需要信仰的神明都畸变成这样,这个世界还有多久就将敲响终焉的丧钟呢。
“我在说我成为命运,马林在成为马林之前的事情。”少女说到这里微笑着叹了一口气:“你真的不是一个好听众。”
“不好意思,夫人。”杰森下意识的道歉了,然后他看着这位少女,想要听她继续她的故事。
无论是命运在成为命运之前的故事,还审马林在成为马林之前的史诗,都是杰森迫切想要知道的故事。
而且他最为好奇的还是……什么叫马林在成为马林之前。
………………
在很远的地方,马林就看到了那座礼拜堂,坐落在小丘之上的礼拜堂边上还有一座钟楼——作为这座城市最北方的制高点,有一个钟楼很正常——平时敲个钟,出事的时候还能敲个警钟。
挺不错的安排。
牵着孟取义,顺着往上走的石板台阶一路往上,马林发现这里的行人不多……有可能今天不是礼拜日,也有可能泰南人并不做拜礼,或者说今天大家都在山下玩得开心。
总之有太多的可能了,马林这么想着,同时与一对母女擦肩而过,他注意到了孩子趴在她母亲的怀里,眯着眼睛似乎是有些昏昏欲睡。
因为已经过去,马林只能看到这个孩子,看了一眼天空,已经是午后的时间了,一定是玩累了吧。
马林这么想到,同时走完了最后的一段台阶。
“我感觉好累啊。”孟取义这么说道,这让马林笑了起来——你这个战巫,走这么一段台阶也能叫累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然后继续牵着孟取义走向那座礼拜堂。
随着越来越接近礼拜堂,马林终于感觉到一丝不祥的意味,他转身给孟取义拍了一个防护邪恶,然后拍醒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女孩,在后者的惊讶与战栗中点了点头:“礼拜堂有问题,我给你上了防护术式,你快去找人。”
“你呢。”
“我去会一会这个……奇怪的东西。”马林的本能告诉他,这里面有大恐怖。
但是马林的心告诉他,有什么在这里面呼唤着他。
是什么东西呢。
目送孟取义离开,马林转过身,看着眼前已经化身漆黑坐标的礼拜堂,他迈开脚步。
每一步,马林的心都在欢呼,他来到礼拜堂的大门前,有只能看到眼白的男性为他推开了门。
“请进吧,先生,夫人在里面等你很久了。”
马林走进了礼拜堂,这里如星海一般瑰丽,而马林脚下有如最深的海,感觉到自己脚步有些蹒跚的马林似乎明白了什么,伸手扶了一把墙,看着自己苍老干瘪的手,马林慢步走过前厅,来到了礼拜堂的大厅。
然后看到了目瞪口呆的杰森与索斯塔克三号。
“马……不,不对,你就是马林,您这是怎么了。”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最内心最真实的模样吧。”马林一边说,一边走过这两个小家伙,像一个真正的长辈一样伸手抚摸了他们的脑袋。
然后他走向了眼前的少女。
在这一刻,那些他忘记了的事情都一股脑的涌上心头,马林记起了他和谁发过誓要看大海与星空,又是谁离他而去而被他铭记了这么久远。
“你变丑了。”马林单膝跪在了眼前这个变小了的女孩面前,他伸出手,拥抱了她,无视她额头的第三只眼。
“你也一样。”她笑着,同时也在哭着:“为了让你拥有成为神明的力量,我付出了很多……对不起,我本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情,但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似乎超出了我的控制。”
“让我成神,就真的这么重要吗。”马林看着眼前的女孩细声轻语地问道。
“当然了,只有你成神,接替无名氏成为这个世界善良的新坐标,他虽然强大,但他是外域神明,这个世界本能地排斥着他,因为他太纯粹了。”马林眼前这个小小的命运女神如此回答道。
这样的答案让马林有些无语,公正之主难道不行吗,难道他的正义在这个世界看来都是一种过错吗:“那我一定要成为神明吗。”
“是的,我是命运女神,我见证过你的未来,只有成为神明,你才能够拯救这个世界。”命运女神的声音在马林脑内直接回响。
只有成为神明,才能够拯救这个世界?
只有成为神明,才能够完成我的夙愿?
马林回忆着,思考着,直到她看向了眼前的女孩:“你还记得,我们的最后一面吗,在八千年前的那一次。”
“多疑是求存之道,这句话是你教给我的,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出事那一天的前一天,我们在院子里道别,你在门里,我在门外。”女孩微笑着回答道。
马林点了点头:“那个叫苏苏的孩子呢。”
“他是我的人性分身,我以我的超凡能力祈愿,希望有一个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人来帮助我们,公正之主就来了……”少女说到这里,看向马林叹了一口气:“现在那个人性分身是你领养的那个畸变女孩。”
马林听完眼前的女孩所说的一切,他深深叹了一口气:“只是因为我,就可以牺牲成这样吗。”
“是的,我是素素的理性,我知道我的人性所做的这一切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错误的,但是她从来不那么觉得,她只是想帮助你,想见你一面。”
“她根本就不知道,她见不到我,如果我不是身处在我自己的礼拜堂里,我甚至都无法想到你和她到底是谁……”在这座小小的礼拜堂,马林是真正解放的。
但是,没能高举神座,马林同样也是不自由的。
因为只有在这里,马林才会想起,眼前的少女到底是谁。
“马林,你说,你要打烂命运女神的脸,是吗。”眼前的少女问道,她的脸上满是紧张,也许是真的,也许只是演技,马林看到了她的笑容,也看到了她嘴里的尖牙。
就连命运女神,也都已经被扭曲畸变到了这一地步了吗。
带着这样的感叹,带着命运对自己的嘲弄,马林伸出手抱住了眼前的女孩。
“我为我的发言感到歉意……但我也无法保证我在离开这里之后继续报着这样的心态,对不起。”
“……你能这么说,我就很开心了,马林,成神吧,帮助我,让我们一起建立属于我们人类的新未来。”
“好啊。”
面对女孩的邀请,马林点了点头,同时微笑着将手按在了她的额头,畸变的眼睛在马林的治疗下渐渐闭合。
“现在时间上还来得及,你可以在世间留存数年,我建议你可以多陪陪她们。”女孩说到这里,伸出手给了马林一个拥抱:“从不要担心我,其实从你来到这个时代开始,我就一直在陪着你,只是你不知道……”
说到这里,女孩从马林松开的双臂间离开,她站在了一个幽深的传送通道入口:“我要回到我的神国治疗一下我自,马林,好好享受你身为人的最后一段时间吧。”
“我会的。”马林微笑着目送这个女孩离开,直到通道关闭,他扭头看向与自己小眼瞪大眼的杰森与索斯塔克三号。
在这一刻,老人不见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马林·盖亚特。
“我们走了。”年轻人打了一个响指。
海不见了。
星空不见了。
只有礼拜堂依旧,门外那个刚刚只有眼白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这一次他回复了神智,他对于他的失职感到了失落,于是马林在暗示下,他自己最终还是原谅了自己,于是在他的欢送下,马林带着杰森与三号离开了礼拜堂。
在走出一段路之后,杰森开口问马林:“马林先生,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您。”
这也许是AI 一种试探,也许是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马林扭头看着这两个小家伙。
“我是马林,是八个千年前的马林,也是八个千年后的马林,更是此时此刻的马林。”
“您没忘了她吗。”索斯塔克三号一脸的紧张。
“我脚下的,是信仰我的城市。”马林笑了起来。
还有一句话马林没有说出口。
我脚下的,是养育我的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