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的農場有妖氣 愛下-第400章 你們來不及了展示

Home / 都市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的農場有妖氣 愛下-第400章 你們來不及了展示

我的農場有妖氣
小說推薦我的農場有妖氣我的农场有妖气
“唔……是你么,巴恩。”
面朝下被摁在地上的图姆费力抬起头,看着影子的方向。
“我劝你现在放开我,你的妻子已经被巴恩控制了。”
“说不定已经吸干了她的血液。”
图姆身形重新缩回正常人的模样,不顾嘴里喷出血液,开始奋力挣扎。
“安静点。”
杰洛特踩了一脚俘虏,面向隧道入口,出声道。
“曼达。”
下一秒,立刻有人回应。
“是我,杰洛特。”
咚——
一声闷响,一件血淋淋的东西被扔进来,在地上滑动一段距离,停在图姆眼前。
图姆双眼聚焦,落在面前之物上。
它这才发觉,面前是一只被冰封起来的断手。
断手呈现利爪的形状,切口处的血液呈黑色。
凭借着气息感应,图姆简直不敢相信,这上面有巴恩的气息。
“不可能,她一个老太婆怎么能杀掉巴恩!”
此时隧道里的人已经出现,是位女性的模样,身上的外衣已经碎裂, 露出里面的皮甲。
在曼达的脸上的还带着血迹,看都没看地上的图姆一样,她径直走到杰洛特面前。
“我发现了这个。”
一枚戒指躺在曼达的手心。
“那个叫巴恩的家伙,本来实力弱于我,可是它摘掉了这枚戒指,实力突然暴增。”
“差点被它伤到。”
曼达目光下移,示意杰洛特离开图姆。
杰洛特点点头离开,图姆正要挣扎,试试尽力一拼的机会,去发现周身一阵彻骨的寒冷袭来。
咯吱吱——
地下室里转眼出现了一座冰雕,只有图姆的头颅露在外面。
“长剑给我。”
杰洛特开口,曼达将背在身后的长剑解开,“这可真沉,背着它速度就降下了。”
“你怎么会提前防范?”图姆语气中充满了不解。
“你是指你的发出的信号吗?”曼达指指自己的耳朵,“我不是聋子。”
铛!
黄金长剑与锁链相交,顿时火星四溅。
哗啦——
捆住休姆的锁链应声而断,杰洛特向前一步,将休姆扶住,以防他倒在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
这一次,就连休姆都充满了不解。
杰洛特与曼达的身上充满了神秘,凭空闯入,独自面对血族简单解决,在他的判断中,杰洛特要比这个女人更强一点。
不用武器,在黑暗中制服图姆,完事就连急促的喘息都没有。
相比之下,这陌生的女人身上衣物已经破损,还有战斗的痕迹。
“休姆是一名苦修士。”杰洛特给曼达介绍道,同时转过身将休姆放在地上。
“让我们先来审问俘虏,然后再回答你的问题。”
“庄园中只有它们两只血族,没有其他的威胁。”曼达开口,“我解决完巴恩后,去它口中的四楼,’老板’不在。”
杰洛特将长剑的剑尖顶在图姆的眉心,“其他血族呢?”
“你们这一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长剑微微递出,刺破图姆的额头,黑血渗出,黄金长剑带给它无比的痛苦。
曼达从地上捡起来被冰封的断手,指着上面的图案,“摘掉戒指后,巴恩的手背上出现了纹.身。”
图案与在摩根大师村子里遇见的血族如出一辙。
“我不知道,我收到的命令就是呆在庄园里。”
这时候杰洛特发现图姆的手臂上也有一枚戒指,“铛”长剑磕开冰层,将图姆的左手斩下。
“这是什么?”
“不知道,这是老板给我们的。”
休姆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见到戒指,他眼中闪过一丝回忆,“给我看看,我可能知道它来自哪里。”
“这东西……的名字……”借着光源,休姆将戒指放在眼前仔细观察。
“是一件消失到了几百年的东西——日光戒指。”
休姆看了一眼失去戒指,面部特征变得恐怖的图姆。
“根据资料记载,它能掩盖你们外在特征,同时使你们免疫一定的阳光。”
将戒指还给杰洛特,休姆解释道:“关于这些的资料,是我在出发之前,曾在教廷总部看到。”
顿了顿,休姆重新坐在地上,“这个图案,我好像在另一个书架上扫到过,不过我没有阅读。”
“教廷积攒了千年的资料,应该能解开你们的疑惑。”
“这座庄园的老板去哪里了?”曼达问道,她没有在四楼发现正主,心中总有一些不安。
“我哪里知道。”满嘴的獠牙参差,图姆笑道,“也许巴恩知道,可惜它被你杀了。”
杰洛特两人对视一眼,见到曼达摇摇头,长剑一递,彻底了结图姆。
“先将你带出去,我们需要到四楼重新搜索一下,或许可以得知’老板’去向。”
杰洛特架起休姆,向着隧道走去。
……
城堡的四楼,一间宽敞的书房内,上面摆着一只考究的鹅毛笔,还有一份大文件。
通过这些装饰,这庄园的新主人或许是一个讲究的绅士。
但是在城堡之下的罪恶,将这层伪装撕得一点不剩。
桌子上的文件被一一翻开,三个人循序寻找着有用的信息。
作为苦修士,休姆的身体恢复的非常之快,身上的伤口已经止血,只有脸色苍白。
“瞧瞧这个。”
杰洛特将几块撕开的纸张拼在一起,上面潦草地写着什么东西,还在其中狠狠点了一笔。
“是一种当地的土语,只有少数人知道。”
曼达皱皱眉头,将上面的文字与现代语言做了对比,“不好分析,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回到镇子上找人看看。”
“没错,我们可带一些必要的东西去镇子上,我很担心镇子上的教堂。”
休姆一脸忧虑,“在我失踪的这些天里,教堂没有一点反应,搞不好会出什么 事情。”
“第二,我们回到镇子上,我可以联系教堂里的人,整理的这里的东西。”
“血族同样是我们的死敌,我们的方向是一致的。”
杰洛特思考一会,同意休姆的说法。
……
“我给酒店老板打个电话。”
曼达掏出手机,对着资料拨通大榕树旅馆的电话。
“老板,我们需要一辆车子。”
“是的,没错,我们从庄园离开了。”
曼达对着电话点头,“庄园……很安全。”
挂断电话,曼达露出笑容,“20分钟后,旅店老板亲自过来。”
这时候,休姆终于抓住机会,问出心中一直存在的问题,“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曼达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作为教廷的苦修士,应该听说过我们。”
“猎魔人。”
“白狼,杰洛特。”
“曼达。”
听到“白狼”这个名字,休姆一思索,随后目光露出震惊。
“25年前如同彗星一现的伟大猎魔人?!”
杰洛特耸耸肩,“彗星又回来了,为了复仇。”
“与血族有关?”
杰洛特点点头。
呼出一口白气,休姆回头看了一眼夜色中的庄园,“这次的血族重出,很不正常。”
“150年前,血族与人类定下’避世’的约定,从此它们很少出现人类面前。”
“即使有小股出现,也会被我们清理。”
“我需要尽快回去,将事情汇报。”
话音刚落,前面出现两道明亮的灯光,一辆小汽车突突突驶来。
“站住不要动!”
车窗里伸出一只枪.管,旅店老板小心探出半张脸。
“表明你们的身份。”
“是我打的电话。”曼达晃晃手机。
旅店老板松了口气,“上来吧,这里给人的感觉太恐怖了。”
进到车里,杰洛特从口袋中取出一张拼起来的纸。
“你认得上面字吗?”
“让我看看。”旅店老板接过来,费力辨认着,“这字写的可真丑,不过竟然是用土语写的,你们找对人了,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
“雅克……安。”
旅店老板读出上面的字,“这是当地的叫法,这一片在地图上表示的话,就是雪山的那一面。”
“让我想想,那里好像有个村子。”
“柏斯村!”三个人异口同声。
“你们怎么知道?”
杰洛特严肃起来,“从时间上推算,我们恐怕赶不过去了。”
“希望摩根大师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