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 愛下-第1501章 功虧一簣分享

Home / 軍事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 愛下-第1501章 功虧一簣分享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范克勤笑道:“好办法。不过咱们还是要先过去看看再说。”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华章同意道:“嗯,观察一下是最好的,好像距离不算太远了吧。”
“对。”范克勤道:“走路的话,二十分钟的路程吧。”
两个人一边往前走,一边接着观察起来。不过接下来的这一路上倒是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熱門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討論-第1501章 功虧一簣讀書
最终果然如同范克勤所讲的,两个人走路,也就二十来分钟,便已经到达了这座监狱。
话说这个监狱的占地面积相当大,就坐落在城市的边角上。粗略估计至少有三万平还要往上。
整座监狱的周围有没有别的建筑?还真有,不过基本上都是平房。这个比例能够占到百分之七十左右。
而剩下的百分之三十虽然也是楼房,但是最高的一个楼房才是个三层楼。想要看到监狱里面的情况,那绝对是痴心妄想了。
毕竟光是监狱的外墙,就至少有五、六米高。而且上面每隔一段,就有一个三角铁竖在墙上,然后每个三角铁之间被铁丝网,横向拉上了七八道之多。也不知道这些铁丝网通没通电。
但不用问也能清楚,这个监狱里面肯定会有独立的发电机的。毕竟根据情报显示,监狱里面有时候会有电喇叭放一些乐曲。而且有一次,整片地区停电,但是在这个时候监狱里的灯在晚上依旧是亮的。
院墙的四角都有岗楼。而且是被修成炮楼的样子,整体为圆柱形,大大小小的机枪眼,分布在岗楼的墙体上。而且每个岗楼的最上面,是类似于城墙垛口一样的构造,上面全天候都有人站岗。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巖隱士-第1501章 功虧一簣閲讀
除了四个角以外,每面墙的中间也有一个岗楼,而监狱总体是个四方形,所以无论是从那一个边墙来,都能够有三个岗楼。防守可谓非常讲究。
范克勤和华章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于是闪进了一个三楼居民楼的楼道里面。观察着大约两百米开外的监狱。
他们发现,整座监狱围墙,到外面最近的一座建筑,都至少得有七十米。宽的地方,甚至达到了一百米以上。也就是说,这座监狱的围墙外,是有一圈“真空”带的。
范克勤点燃了一支烟,躲在楼道窗口侧面,低声道:“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以对面的围墙的高度,我们最少得站在五楼往上,才能稍微窥视里面的情况。”
华章自然也比较烦愁,道:“监狱的大门明显不在这一面,是在另一头,那面可就是算得上是郊外了。”
范克勤当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在这面没法观察的话,在另外的一面更别想观察。而且就算走过去看看倒也不是不行。可是那样的话自己和华章就会变得格外扎眼。
好看的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討論-第1501章 功虧一簣熱推
这个监狱建的非常讲究,正好在城市边缘线上。整体成四方的口字形。但是其中右侧的一竖连着城市内的民区,上面的一横,右侧的一半,也有民区。可是全都和民区有着一条真空带相隔。另外的部分则是朝着郊外了。那里几乎没遮没挡,只要有人势必会被监狱的岗哨发现。
不过话说回来,监狱嘛,基本全都建在城市边上。为的就是防守稳健。这一点全世界的所有监狱都是如此。甚至有的就建在郊外。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第1501章 功虧一簣
范克勤抽了口烟,偷眼看着监狱的方向,心里在琢磨华章之前说的,建立观察哨的可行性。
不过他最终认为,能建立,但是风险太高。毕竟这里不像是城市的里面,建筑与建筑之间挨得较为密集。这是在城市边缘上,建筑稀疏,而且绝大多数还是平房。
华章其实也看出来了,低声道:“哥,怎么办?建立眼睛的话,风险有点高啊。除非做好长线的准备。要不然,恐怕是不行。”
长线的准备就是把时间拉长,因为这里实在不是什么好的监视环境。如果真有人要是过来,那么即便你低调的成天在屋内,恐怕也会有人注意到你。地理环境如此,建筑和建筑之间太稀薄了。想不让人注意恐怕都不太行。如此的话,特工们进驻后,恐怕要有非常合理的生活模式才会避免自身的可疑程度。
如,白天去上工,晚上回来。但是白天这段空挡恐怕就没法作为眼睛观察监狱了。而且越是建筑稀疏的环境,出现生面孔后,被注意的概率越高。
范克勤将烟头扔在地上,低声道:“恐怕不能建立观察点了。”
一句话也就刚刚说道这里,就听楼上有动静,是开门的声音。
范克勤和华章此时在二楼半的窗口处,所以范克勤反应飞快,知道这是三楼有住户要出门。于是他飞快的一搂华章,然后带着华章迈动正常的步子,往楼下而去。
这就是操蛋的地方,建筑越稀疏,那么人与人之间的熟悉程度也就越高,最起码对周围住家里的人也会有一种脸熟的感觉。
如果冒然有个生面面孔搬过来,那你肯定会被某个人注意到。因此就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用自己正常的生活轨迹来,给周围的人建立一种习惯。这样一来,那才相对安全了些。眼睛是眼睛,安全屋是安全屋,这一点在某种情况下是绝不能搞混的。
两个人下了楼,到了外面后,范克勤低声道:“回去吧,回去再说。”
“嗯。”华章答应一声,抱着范克勤胳膊开始往回走。
大约是十来分钟后,他们两个人终于碰见了一个出租马车,跟车把式说了个地址。很快的重新回到了北区,在江边下了车。
两个人下了车,沿着江畔又走了二十来分钟,这才一转弯,回到了中央大街上。随便找个饭店在里面吃了个晚餐。确定身后没有什么尾巴后,两个人这才回到了马迪尔饭店当中。
再次例行检查一遍房间,两个人坐在了中间的书房里,华章说道:“哥,要我说,那个监狱还是不设立观察点为好,一旦暴漏,那真就是功亏一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