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kg9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討論-第830章 天大的祕密-b9crw

Home / 歷史小說 / 74kg9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討論-第830章 天大的祕密-b9crw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雷声大,雨点小。
齐州的叛乱,用这句话来形容,是最适合不过了。
当李绩一个堂堂的兵部尚书,却是做着看押犯人的衙役的活的时候,就意味着齐州真的已经平定了。
“这么说来,克明算是你的堂叔?”
说是李绩亲自负责押送李祐等人回长安,但是实际上他什么活都不用做,只是骑着马跟杜行敏在那里聊天。
作为齐州平叛最大的功臣,杜行敏自然要跟着李绩一起去长安城接受封赏。
这年头,平叛、救驾都是大功劳。
毕竟,一个是关系着帝王江山社稷,一个是关系着帝王的生命安全,哪个都比一般的活要重要啊。
“英国公,我父亲跟杜公是已经出了三服的堂兄弟,虽然从备份上来说,他确实是我的叔父,不过他估计是不认识过的。”
虽然杜如晦已经去世好几年了,但是李绩也好,房玄龄也好,亦或是李世民,都还是挺想念他的。
提到谁谁谁跟杜家有什么关系的时候,往往都还是会以杜如晦为中心,而不是现在的家主杜构。
“那你们也还算是五服之内的亲戚。这一次回到长安城,你可以去杜家拜访一番,对你未来的任职说不定会有好处。”
李绩见到杜行敏,一番交谈之后,对他还是非常欣赏的。
当然,作为杜家子弟,他倒也没有直接把他招入麾下的想法,除非杜家不愿意帮他,那么自己才好出手。
以他对杜构的了解,他应该没有那么肤浅。
杜行敏立下如此大功,该有的赏赐绝对不会小;只要杜家稍微在旁边推动一下,这个赏赐就很可能落到实处。
必然,朝廷封赏你一个爵位,品级立马就上来了。
但是,有了品级,如果没有对应的实权职位的话,差别还是非常大的。
这就跟后世官员享受正厅级待遇跟正厅级干部,完全就是两回事啊。
再说了,哪怕是同样是正厅级干部,不同位置的正厅级,差别还是非常大的。
一个发达的非省会地级市一把手,是正厅级干部;一个偏远省份的工会主席,也是正厅级。
“多谢英国公提点,下官回到长安城之后,会尽快前往主家拜访!”
杜行敏也不是那种假清高的人,该怎么为自己谋划好处,他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
只有坐的位置够高,才能更好的为大唐百姓做事啊。
“我跟懋功的观点倒是有点不一样!”
一旁的刘德威,对于杜行敏这个帮自己擦干净屁股的兵曹也很有好感,显然也愿意拉他一把。
“哦?德威你有什么高见?”
李绩略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刘德威。
不过,他倒是没有那么小气,不至于像一些电视剧里面表演的,但凡是有谁提出跟自己不一样的观点,就在心里面记恨他。
“拜访杜家固然是必须的,但是却未必能够起到特别大的作用。如今克明已经去世多年,虽然杜家还是京兆少有的大世家,可杜家缺少一个可以直接跟陛下对话的人。”
越神界限
刘德威这话一出口,李绩和杜行敏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是啊!
杜家现在有谁可以随时见到李世民,说的话李世民还能听进去呢?
要是杜如晦还在人世,那自然不用说了。
可如今杜构虽然继承了杜如晦的爵位,可是影响力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那你的建议是什么?”
李绩好奇的看着刘德威。
作为刑部尚书,按理来说刘德威也算是大唐少有的高层实权官员了,但是存在感却是很低,做人做事都非常的低调。
偏偏这样的人物,在刑部尚书的位置上,居然坐的非常稳。
“楚王殿下,你到了长安城之后,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楚王殿下,看看他愿不愿意见你。如果楚王殿下愿意加你,那么杜郎君的前途就稳了!”
“为什么是楚王殿下?他对于朝中官员的任免,很少发表意见的啊?”
李绩一时之间,没有想清楚里面的逻辑。
“懋功,你再想一想就明白了!阴家跟李家……”
刘德威这么一提醒,李绩跟杜行敏立马就秒懂了。
是啊!
阴家跟李家可谓是有着国恨家仇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当初阴世师可是隋朝的长安留守,可谓是深受杨广信任,是大隋的忠臣。
李家的祖坟就是被阴世师给挖掉的。
最关键的是李宽名义上的父亲李智云,就是死在阴世师手中。
可以说,李宽跟阴家,那是有着杀父之仇啊。
这一次,杜行敏把李祐跟阴弘智都给拿下了,可谓是帮李宽报了大仇。
特别是对付李祐,正常情况下,李宽是不大适合出手的,毕竟涉及兄弟相残,毕竟敏感。
但是李祐自己作死,起兵造反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至于阴弘智,因为大明宫里有亲姐姐德妃娘娘罩着,李宽也不大好明目张胆的动他。
现在好了,一切都省事了。
“确实应该去拜访一下楚王殿下,顺便给你汇报一下阴弘智在回长安的路途中,吃了什么‘苦’!”
李绩点了点头,暗暗为刘德威的建议叫好。
“听说楚王殿下不怎么接见外臣,我一个七品小官去拜访他的话,门房连通报都不愿意去通报吧?”
杜行敏虽然也为刘德威的建议叫好,但是却是担心自己连李宽的面都见不到,甚至李宽连自己去拜访过他的事情都会没有听说过。
那样子,就达不到最终的目的了。
“你放心,楚王殿下聪明着呢,楚王府的门房也绝对不回笨。到时候你肯定是长安城的名人,说不定《大唐日报》、《长安晚报》等报纸都会用头版头条来报道你的英勇事迹呢。”
刘德威这话,算是给杜行敏吃了一颗定心丸。
小官员有小官员的局限性,一些刘德文和李绩等人认为非常简单的事情,在杜行敏面前却是很可能变得困难。
其实,这也从侧面上反应了寒门子弟以及普通百姓想要取代世家勋贵的难度,不是一般的难。
因为你努力了很久才能做到的事情,人家可能轻而易举就达成了。
“英国公和刘尚书的大恩大德,下官一定铭记于心,他日两位上官但凡有什么差遣,安排人来通知我一声就行。只要下官能够做到的,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杜行敏如今已经快要四十岁了,早就不是那种刚刚踏入官场的小白,自然知道什么时候需要说什么话。
就这样,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着长安城而去,只留下李祐和阴弘智等人带着枷锁,坐在囚车里头,等待着末日审判。
……
“哐当!”
德妃手中精致的琉璃茶杯,掉在了地上。
“兰萱,你这个消息准确吗?”
自从知道李祐在齐州起事的消息,德妃在宫中的日子就变得不好过了。
虽然他没有希望李祐有一天能够坐上皇位,但是既然都已经走到起事这一步了,自然也不希望他那么快就失败。
最好的结局就是李祐占据着一隅之地,既打不到长安城来,也不会被剿灭。
可是,现在才过了多少天?
就已经兵败被俘!
这么一来,德妃几乎可以想象,自己在大明宫的日子,将会变得更加难熬。
“娘娘,消息绝对准确,是从宣政殿那里打听到的。如今英国公已经亲自押送着齐王殿下回京了。”
刘兰萱也很是郁闷。
作为德妃的心腹,她们绝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如今闹出这么一出戏,她的前途也算是晚了。
以后要想在大明宫的宫女中作威作福,那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扔到了浣衣局去了。
“陛下是什么反应,你打听到了吗?”
“听说陛下震怒,娘娘,要不我们去求一求韦贵妃,她要是愿意帮忙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的话,那么齐王殿下顶多就被贬为庶人,不至于太怎么样。”
刘兰萱很清楚自家娘娘对于儿子的期待是什么。
小店只卖下午茶 刺猬有浆果
只要平平安安,哪怕是一个庶人,也没有什么关系。
“韦贵妃一直想要找人对付那个徐才人,之前曾经或明或暗的问过我愿不愿意出手,当初我没有答应。现在看来,只能帮她一把了。”
天才宝贝腹黑娘 舞倾尘
德妃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在大明宫中,她算是比较安分的一名妃子。
已经是贵妃了,她也没有想过要再进一步的事情,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
毕竟,她娘家姓阴!
但是韦贵妃不一样,那可是京兆韦家的嫡女,虽然比不上五姓七望的嫡女,但是也不遑多让。
当初李世民会迎娶他,就是为了笼络韦家等京兆豪族。
如果长孙皇后还在世,韦贵妃可能不会多想。
但是,如今的情况又不一样了。
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的,也不可以一日无后嘛。
“徐才人现在是最受陛下青睐,据说这段时间陛下去她寝宫的次数比其他所有妃子加起来的次数都要多。如果娘娘你出手对付徐才人,陛下很难一点都察觉不到。到时候……”
刘兰萱有点担忧的看着德妃。
虽说李世民不大管后宫的事情,但是并不表示他对后宫失去了掌控。
就那些女人的伎俩,根本就瞒不过他。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韦贵妃不帮忙说话,那么祐儿的下场会怎么样,还真是不好说!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帝王之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啊。”
德妃皱着眉头,思考着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要不要把那件事情拿出来交换呢?
想来想去,德妃发现自己可以打的牌实在是太少了!
唯一一张看起来非常不错的牌,偏偏有着天生的缺陷。
如果李宽没有过继给李智云的话,那这事就好办了。
毒 步 天下 特工 神医 小 兽 妃
哎!
陪我到天亮 茉暯
萌妻来袭:前夫惹不起 笑来姨妈
雜 魚
德妃再次叹了一口气。
农门福妃 岚少
“兰萱,你说如果楚王殿下愿意帮助祐儿说话的话,那祐儿是不是可以逃过一劫?”
除了刘兰萱,德妃也没有其他什么人可以商量这事了。
“楚王殿下?”刘兰萱诧异的看着自家娘娘,“娘娘,长安城中,谁都有可能帮齐王殿下说几句好话,唯独楚王殿下不可能啊!特别是齐王殿下的背后,就是阴长史。”
“这个我知道!二郎已经被仇恨充满了心胸,我多次劝说也没有用,所以才走到了今天这个局面,我也没有指望他能够逃过此劫。但是祐儿不一样,他是被蛊惑的,那个燕弘信,整天蛊惑他造反,所以他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不能就这样没了!”
在儿子和弟弟之间,德妃选择了儿子。
当然,最关键的是她知道,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保住阴弘智。
自己只不过做了一个正确的取舍而已。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楚王殿下出面帮齐王殿下说话呢?虽然他们是名义上的兄弟,但是要楚王殿下出面,绝对比让韦贵妃出面要难不知道多少倍。当然,楚王殿下出面的效果也比韦贵妃要好很多。”
李宽在长安城的影响力,在李世民面前的影响力,大明宫中的人是最清楚不过了。
虽然李宽曾经是李世民口中的“孽子”,但是如今受到的信任,却是谁也比不上的。
要不是因为他已经过继给李智云了,许多人都认为李宽才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那个人。
“一般的方法,自然是不可能请得动楚王殿下,但是如果我有谁也不知道的消息去跟他交换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话的时候,德妃不由得想到了武德二年的那个夜晚,风雨交加,李世民带兵在外征战。
而就在这个夜里,太极宫承乾殿中,李承乾出生了。
因为出生在承乾殿中,所以当时的天子李渊,亲自给他赐名为李承乾。
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同一天的白天,在太极宫中的一间偏殿之中,还有另外一名宫女,替李世民产下了一子。
由于当时李世民把府上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了长孙无忌负责,所以这个跟李承乾同一天出生的孩子,传到外面的时候,自然就变成比李承乾晚出生了。
毕竟,嫡子跟嫡长子,差别还是挺大的。
特别是李唐初建,到底是长子继承家业,还是嫡子继承家业,谁也说不清。
逢 君 正當時
但是如果长子是嫡子的话,那么嫡长子继承家业,就谁也不会有疑问了。
所以长孙无忌当时立马就封锁了消息,还把知道情况的稳婆和下人都给“被意外身故”了。
我的模特女友
而德妃算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长孙无忌之外,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了。
“谁也不知道的消息?”
“没错!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消息,一个天大的秘密,我相信楚王殿下会愿意为了这个秘密替祐儿说几句好话的!毕竟,杀他父亲李智云的是阴家人,而祐儿姓李!”
德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坚毅之情。
这个秘密告诉李宽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会有什么连锁影响,这不是她想考虑的事情。
反正长安城中的气氛已经因为李承乾和李泰的争斗,变得诡异了几分,她不介意让这个气氛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甚至,她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跟李宽说完之后,再把这个秘密给不经意间透露出去!
那样一定很有意思吧?